争箴丁筝

【安雷】The Train To Slience(雪国列车AU)

chapter 3
   “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会在南宫的位置上?南宫在哪里?”安迷修揪住了雷狮的衣领,盯着他,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噼里啪啦往外发射。
    那一刻安迷修产生了一种可怕的想法:他的一举一动都在猎食者的计划中。这个自称雷狮的年轻男人几乎从根本打乱所有的计划。
    “嘿,别激动,别激动,”雷狮的运动服的领子被抓着,他向后靠在墙上,躲开安迷修靠的太近的脸。这使他看向安迷修的姿势有些别扭,他侧着脸,几乎是用眼角向下觑着安迷修,脸上带着戏谑的笑。“你拿什么来交换问题的答案呢?靠得这么近,你是想肉偿吗?”
     安迷修后知后觉地松开雷狮,猛地退后了一大步。真是瞎了眼,我怎么会只凭一个眼神就认为他和我是同一类人,他根本是个恶党!!!安迷修想。
    “算了,”雷狮理了理衣领,叹了口气,“反正你们这些末等车厢的人也不会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资本,到这儿来的唯一原因就是,生活已经操蛋地榨干了你们的一切——哦,抱歉我忘了,那根本不算生活,当我没问吧。”
    “那你呢,连自己的时间都无法掌控,相比之下你比末等车厢的人更可悲吧。”安迷修反驳道,他从看见雷狮的第一眼起,深刻地意识到,他坚持了16年的骑士道可能要毁于一旦了——他从来没有过如此强烈的想要一拳揍在一个手无寸铁的人的脸上的冲动。
    雷狮也不气恼,笑嘻嘻地说:“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好了,聊够了就把我冻回去吧,别指望用蛮力破这扇门,”雷狮用大拇指比了比身后的门,“你们的过家家就到此为止了。哦,顺便,南宫民秀早就死透了。”
    这一句语调轻浮的话,将众人的心狠狠抛到谷底。深深的无力感,这是雷狮从相遇以来带给安迷修的最大的感受。
    “刚刚那个问题价值一个克莱诺,哦得了,快点拿出来吧,我闻得出来,你有克莱诺。”雷狮的语调难得没有轻浮起来,他的脸色更加苍白,烦躁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鬼使神差地,安迷修掏出了本来准备用来在与南宫的交易中当砝码的克莱诺,递给雷狮,问道:“你能打开列车上的门吗?”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么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如试试,死马也能当活马医。
    雷狮一把夺过安迷修手中的克莱诺,握在手中,然后双手捂住了口鼻,深深地呼吸着刺激的气味,他背对着安迷修,低着头,露出一小截苍白的脖颈,颈椎骨浅浅凸起,像刺一样扎入安迷修的眼睛。雷狮咳嗽起来,咳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他把头靠在墙上,剧烈地呼吸着,手指无意识地痉挛。
    许久,在安迷修以为他没有听见自己的问题时,雷狮开了口:“当然,这里的安保系统简直是在过家家。”
    “你帮我开门,每开一道门,我给你一个克莱诺,如何?”
     “两个,否则免谈。”
     “成交。”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小处男,害羞狂,小番茄……你喜欢我叫你什么?哈,你不知道你的脸红到耳根了吗?”
    雷狮从口袋里摸出一条白色的头巾,头巾中心有有一颗黄色的星星,他低头绑上头巾,抬头时才发现安迷修面对着他,一脸严肃,然后对他行了个骑士礼。
     “你可以叫我,最后的骑士——双剑安迷修。”
      被当做人肉背景板的起义者们纷纷捂住了脸,心情复杂。
       随即雷狮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中二少年欢乐多,马都没有你算什么骑士哈哈哈哈哈……”他笑得从原来坐着的金属板上溜了下来。天知道安迷修是怎样成功制止他再笑下去的。
      雷狮抹了一把笑出的眼泪,随手打开了一个冰柜,解冻开始进行。
     “你在干什么?”
      “这是我弟弟,卡米尔。”
      “他才……四五岁吧?我们不能带小孩子。”安迷修严肃地问。
     “相信我,带个有脑子的,来拉高智商平均线,比带一个骑士重要多了。”雷狮严肃地回答。
——————————————————————————————
哇,这大概是我写得最流畅的一章了,写他们两个互怼真的超级爽啊。
其实写雷狮吸克莱诺那一段,我的脑海里放映的是老虎吸猫薄荷的场景……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文风就欢脱了起来……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
科普:
克莱诺是工业燃料的废料,类似毒品,会让人产生幻觉,极易燃。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