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箴丁筝

【安雷】The Train To Slience(雪国列车AU)

chapter 7
      面具怪人们停了下来,车厢里再次出现了泾渭分明的两大阵营。这让安迷修能清楚地看见他们已经到达了车厢的中后端。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新年快乐!”面具怪人们举起手中的斧头,齐声喊道。倒在地上的伤残也有气无力地应和两声,好歹活过了一年。
       “唉,又老了一岁。”安迷修摇了摇头,放松了一下紧绷的肌肉。他回过头看雷狮,发现雷狮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窗户边。安迷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除了满世界的冰雪和十几年前的建筑物残骸,什么也没看见。
      “伟大的创世神创造了这辆火车,慈悲地接收了你们这些贱民。如果不是创世神大人 你们早就被冻死了。而这就是你们报答神的方式吗?太令人失望了。”白发青年摇了摇头,金瞳中是嘲弄和残忍的期待。“你们中将有74%的人死去。”
       安迷修捡起倒在地上面具怪人手里斧头向白发青年掷去。
       “铛”的一声,斧头在白发青年的面前被击飞,旁边的戴着面具的人收回了匕首。
       “不知悔改。”白发青年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也戴上了面具。他拍了拍手,车厢里的灯一盏一盏熄灭了。
       “该死!!”雷狮猛地回过神来,“过了叶卡特琳娜桥还有一段很长的隧道!他们的面具大概可以夜视。”
        “退后!大家退后!”安迷修吼道。但来不及了,列车呼啸着驶入黑暗。
        五感中最重要的视觉被剥夺,人群陷入慌乱,最前排的人一边推搡着后退,一边胡乱地挥舞着武器,但显然这没什么用。带着面具的敌人躲过满是破绽的攻击,轻松地击杀了他们。
        安迷修的冷热流在黑暗中发出淡淡的荧光,但却是杯水车薪,连面前的黑暗都不能驱散,只能给敌人指出自己的位置。凭借敏锐的听觉和聊胜于无的荧光,安迷修干掉了几个近身的敌人。但很快更多的敌人被吸引了过来,渐渐形成了包围圈。
         一道明亮的电光撕裂了黑暗,被人群挤散的雷狮也发现了安迷修,他挥动锤子,电光闪烁,暂时照亮了车厢,安迷修借着光,几下解决了周围几个被光闪得伸手挡住脸的面具怪人。
       车厢很快又陷入了黑暗。
        “雷神之锤的电量不够了,这种招数用不了几次了。”黑暗中雷狮的声音在安迷修身旁响起,给安迷修一种漂浮在空中的不稳定的安全感。
       “等等,你能不能弄出火来?”刺眼的电光的印象仍然印在安迷修的视网膜上,模糊成一片滚烫,让他想起烧灼跃动的火焰。安迷修把克莱诺掏出,放进裤子口袋,脱下破旧的外套,缠在捡来的斧头上,然后把冷热流放在简易的火把旁边,勉强照亮了一小块地方。
        雷狮捶晕了身后的敌人,然后加大了锤子的功率,更加耀眼的白光跳跃着,发出噼啪的轻响。雷狮把锤子靠近火把,成功引燃了火把。
       安迷修把火把递了出去,让其他人效仿着制作更多火把。衣物灼烧生出刺鼻的气味和黑烟,但也带来了宝贵的光明。
        人们挥动武器和火把,重新夺回了战斗的主动权,士气高涨。
        白发青年看形式不对,迅速跳下高台,就打算像上次那样扔下自己的人逃跑。
       安迷修几步助跑,高高跃起,跳上高台,白发青年的身影就在眼前。
       “停下!投降!否则我杀了他!”安迷修被身后的声音吸引,回头看见师傅被一个戴面具的人抓住,匕首正对着他的脖子。而雷狮好像没有听见一样提着锤子继续向他们走去。
         安迷修咬紧了牙,他强迫自己会过头,不去看,不去听,不去想身后的事。他从高台上跃下,将白发青年撞到在地,一脚踩在他抓着武器的手上,踢开武器,把他的头狠狠磕在地上。白发青年痛苦的尖叫掩盖了身后的声音,安迷修揪着他的头发把他拽了起来,冷流横在他的脖子上。
        “停下!所有人停下!”白发青年声嘶力竭地吼叫着,结束了这场惨烈的战斗。
        安迷修走过狼藉的车厢,停在了那具尸体旁,跪了下来。他知道发生了什么,致命伤不是锐器造成的。而挟持他师傅的面具怪人已经被绑了起来,面具也掉了,露出清秀的脸庞,她竟是个年轻的女孩。
      “你们把鬼狐大人怎么样了?如果鬼狐大人受伤了,我饶不了你们!”女孩毫不畏惧地与安迷修对视着,即使被束缚住气势也丝毫不减。
        “闭嘴。你还活着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个傻逼不杀俘虏。”雷狮抹了把脸上的血,恢复了轻佻慵懒的语气,好像刚刚酣畅厮杀的人不是他一样。
        “……幸存者们,前面就是供水车厢了,去洗掉你们身上的血迹。”安迷修没有接话,站起身,招呼起有幸活下来的人,嗓音沙哑得可怕。
         白发青年的一只手被铐在旁边的水管上,头上还流着血。听见脚步声,他抬起了头,出乎意料地镇静。
        “在下鬼狐天冲——”
         “没人对你的名字感兴趣。”雷狮不耐烦地打断。
         “我要和创世神谈谈。”安迷修说。
          “呵呵,”鬼狐好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轻声笑了起来,“既然您都说了祂是创世神了,还不明白神明不是凡人能够见到的吗?”
         “让他来见我,否则我就关闭供水闸门。”
         “哈哈哈,”这次鬼狐直接大笑出来声,“到底是谁给你灌输了这种荒唐的想法?列车车头破开冰雪,引擎将它们融化变成水。水来自车头,关闭闸门只会害了你们自己人,安迷修大人。是的,创世神一直关注着你。你很在乎你的人,不是吗?对于你师傅的悲剧我深表歉意。”
        安迷修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热流瞬间抵在鬼狐的脖子上,雷狮也只来得及抓住安迷修的衬衣后摆。
        “冷静。不要顺着他的意思,被愤怒冲昏头脑。”雷狮拽住安迷修。
         看着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利器,鬼狐没有一丝惊慌,他眨了眨眼睛,甩掉流进眼睛里的血,直视着安迷修说:“创世神是不会离开引擎车厢的。大山不能走向穆罕默德,那穆罕默德就走向大山——我可以带你们去见创世神。”
        “……为什么主动帮我们?”
        “我们鬼狐一族的生存之道,就是依附和侍奉强者,以求取苟且偷生的机会。您也许瞧不起我的做法,但这确实是个不错的交易不是吗?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的性命换取安迷修大人您的成功,如何?”鬼狐很有把握地注视着安迷修,他确信自己不会遭到拒绝。
       “你最好老实点,我不信任你。”雷狮见安迷修沉默不语,知道他默认了,于是丢下一句话就转头离开了。
        晚上,众人在供水车厢休息。
        安迷修靠着窗坐着,目光没有聚焦。雷狮坐在他身边。
         “你师傅的直接死因是我造成的。”雷狮开口打破沉默。
        “我知道。”安迷修可以想像到,雷狮不顾女孩的威胁,一锤挥过去,分明不打算留活口,女孩盯着安迷修跳向鬼狐的背影,在最后一刻放开了老人,避开了致命一击。“那是……合理的选择。”
        “还要前进吗?你的人伤亡惨重,也都很疲惫了。你已经比很多人都走得远了。”雷狮问。
        “我会带一些人继续前进,剩下的伤员留在这里。我让他们去洗澡,其实也是为了检查伤亡情况。”安迷修回答。
        “如果你执意要去的话,我和卡米尔会跟你一起。”雷狮沉默了一会儿,“但杀了创世神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越接近头等车厢,你就会越失去自我。”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那样?”安迷修反驳。
         “你有没有想过,有些东西是无法拯救的,它们只会将试图拯救他们的人拉进深渊。”雷狮深吸一口气,眼睛在夜色中闪烁不定。
           ——只有毁灭才能给予它们新生。

——————————————————————————————
抱歉,昨天懒癌犯了所以没码文,今天才补上。
鬼狐,反派的最佳人选。鬼狐身边的妹子是莱娜,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用莱娜小姐姐当反派之一,会给她个痛快的结局的。(buni)
解释一下安迷修师傅那段,安迷修理智战胜情感选择牺牲师傅抓住鬼狐,而雷狮攻击抓着安迷修师傅的莱娜,是想着反正他师傅横竖都会死,一锤子过去说不定还能打死个敌人。所以说雷狮的做法是合理的,安迷修在理智上认同,在感情上不能接受。
从这里开始,安迷修会处于愤怒和压抑的状态,毕竟年纪比较小,所以容易被情感控制,而雷狮一直提醒安迷修冷静下来思考,因为在去后面的车厢的过程中,情感会很容易被控制,进而实现洗脑。雷狮不想让安迷修继续往前走,他知道前面将要面对什么,但为了自己的计划他不得不让安迷修继续走下去,所以说雷狮也是很纠结的。
大概就是这样了,感谢大家包容我啥都写不出来的渣文笔,不要脸地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
@蛇分如筱墨

          
        
        
        
      
        
       

评论(7)

热度(22)